正式迎向2013的第一篇文章,要以一個詭譎的姿態來創作,不知道是工作還是年齡的關係,我覺得我思考的有趣程度大大降低,可能為了效率吧,可能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吧,總之,這不是我要的方向,比起你的文章好有深度,我更喜歡別人稱讚我的文章好智障,讓人花枝亂綻的發笑才是我人生最大使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遙想2012年年底的連假,與謝翔、黃崇、瑞兒一同勇闖動物園,就在昆蟲館裡,黃崇說了一句至理名言「如果可以的話,下輩子我想當一隻孑孓。」,這句話充滿對當局局勢不滿的一種後現代諷刺,更巧妙地用孑孓這樣活靈活性的生命體拿來做下半生的譬喻,語畢,已不是哄堂大笑能解決的了,當下,我就在心中悄悄地決定,勢必要為這句話負責到底,一個孑孓的蚊生到底會如何發展?是否也是參雜著酸甜苦辣愛恨情仇,就以本文來揭開這神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01300000167306121635967716011_s  

(為啥我網誌要出現這麼噁心的東西。) 

 

 

 

 

本片開始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是一個普通上班族,過著日復一日無趣的要命,隨波逐流的生活,就在一個胸無大志的午休,我被耳邊巨大的碰撞聲給驚醒,正想伸個懶腰,卻發現我已被困在一個透明的膠膜中,外頭都是水,往左右一瞧,居然有一整排類似卵的物體在我身旁,隨著水波一次又一次的碰撞,每次的撞擊都產生難以置信的狂響,我直覺地伸起手要摀住耳朵,卻驚覺自己有六隻手,而且又細又長還呈現半透明的狀態,這樣的驚嚇讓我暈了過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再度醒來,我並沒回到辦公室那張凌亂的桌子上,四周依舊是液態的混沌,我仍受困於這看似卵的丸意中,或許是個性使然,我決定暫時放棄抵抗這突如其來的變化,先享受起這偷來的浮生半日閒,正當我慢慢要融入這怪異的氛圍時,在遙遠上方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,只是以這個距離來講,牠都比我原先的認知還大上好幾倍,那是ㄧ隻有史以來最龐大的蚊子,正繞著不規則的軌道朝我飛來,我旁邊的卵開始齊聲發出嗡嗡的怪響,此起彼落的嗡嗡聲中,我感到一股噁心,噁心來自於我居然聽的懂這些嗡嗡聲在表達甚麼!!!!!族繁不及備載的嗡嗡聲,淹沒了我的求救聲,又或者這麼理解,其實我的求救聲聽起來就是嗡嗡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2493573_144202015_2  

(小時候自以為仁慈,抓到蚊子不殺他,只把前面的針剪掉,簡直就像變態殺人魔把別人嘴巴縫起來一樣。)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開始理解我身在何方身為何物,儘管無限弔詭,但不得不承認,我本人現在就是ㄧ隻孑孓,上帝彷彿聽到了我無心的願望,還加快了實現的速度,我這輩子就成了隻孑孓;此刻,我沒有任何美夢成真的虛脫感,恐懼占據了大部分的情緒,我是有想過要當個孑孓,但從沒想過要當個有人類思考的孑孓,我以為成了孑孓就不用再思考、不用再擔心未來,不用擔心沒女友、不用擔心馬英九又幹了甚麼好事,如今成了這樣一個又醜又有煩惱的尷尬混合體,我只有想辦法生存下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試著擺動身體去靠近右邊那顆卵,(噢,他長的真是噁心),我試著跟他溝通,說是試,其實就只是照著我直覺地說話方式,在我右手邊的這個牠,是一隻正統的孑孓,好像沒有太多想法,只不斷重覆地說兩句話,「餓了就吃微生物、再過兩天就變蛹」,「餓了就吃微生物、再過兩天就變蛹」,我又羨慕又歧視的離開這隻正統孑孓,他的人生目標似乎已經被設定好了,乖乖吃飯,變成蛹,然後你就能跟你老爸老媽一樣翱翔天際了,接著,我又試著跟好幾隻孑孓攀談,結果好似到了直銷會場一樣,全部的孑孓都用同樣的語氣說著同樣的言語,就只差沒叫我再帶更多孑孓來而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雖然覺得他們智商低的可笑,卻還是聽話照做了,我順著水紋吸了三條微生物,馬上就有小腹微凸的飽足感,我調整到一個舒適的位置,將身體捲曲後緩緩入眠,內心強烈期待著,醒來後,一切都能回歸到我所熟悉的那個世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未完待續‧‧‧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來沒打算要寫那麼多,一不小心就累積太多細節,我不太喜歡文章的篇幅太長,這樣我自己也懶得看,加上本日心情非常不美麗,沒啥心情寫,所以孑孓的未來就留給下週來決定吧。

 

 

 

 

thCAISZZHA  

(看完"聽說"才覺得她蠻可愛的。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先生 的頭像
G先生

G先生攥廢文

G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